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不断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2023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5周年。经过45年改革开放发展,我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站在改革开放的新起点上,未来要以国内大循环为底盘,深化国别合作,促进国际循环,不断提升我国对外开放水平。  站在新起点上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站在改革开放45周年的起点上,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要从我国所处的国际地位出发,紧紧围绕我国开放发展目标,充分发挥好我国比较优势,把握好国际环境带来的机遇,积极应对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与风险,不断深化国际合作。  从我国开放发展目标看,改革开放之初以“出口创汇”为重要目标,经过改革开放发展,我国告别了昔日的“外汇短缺”,2023年11月末外汇储备达到31718亿美元。  当前,我国正在按照党的二十大部署,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朝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今后,我国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要以服务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服务中国式现代化、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等为重要目标。  从我国自身优势看,改革开放之初以低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等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国参与全球分工合作的比较优势,不断升级为以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人力资本不断提高、创新能力不断增强、基础设施较为健全、产业链配套较为完善等为特征的综合竞争优势。  当前,我国在综合竞争优势的基础上,正在形成以创新为重要特征的产业生态系统竞争新优势,从原材料获取、生产制造、研发、运输物流,到维修、知识产权、金融、标准制订等产业链所有环节,都具备了创新能力。  从我国所处的国际地位看,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经济、贸易、制造规模都不大,我国作为全球经贸规则的接受者,参与发达国家主导的产业分工。经过改革开放45年的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大国、第一大贸易大国、制造大国,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逐渐成为全球经济规则制定的重要参与者,部分新兴产业与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从我国与世界分工合作看,改革开放之初,我国以低劳动力、低土地成本等比较优势,承接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大力发展并出口劳动密集型产业,发达国家向我国出口技术密集型产品,我国与发达国家形成互补性的产业分工结构。经过改革开放45年的发展,我国积极推进产业转型,高新技术产业快速发展,在高新技术产业领域与发达国家既有合作,也有竞争。  从我国所处的国际环境看,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提出“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流”重要判断,加上我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处于互补性产业分工,我国改革开放在一个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下进行。经过改革开放45年发展,我国经济实力大幅提升,个别国家将我国作为重要遏制和打压对象,实施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尤其是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加速演进,对我国未来发展的环境带来不确定性。  以国内大循环为底盘,提升对外开放水平  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必须夯实基础。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基于当时低成本比较优势,发展“市场在外、原材料在外”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参与国际合作。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我国不断推动外贸转型升级,推动产业从加工制造,逐步拓展至研发、设计、维修等中高端环节。  改革开放45年的实践证明,外贸发展的基础、底盘越厚实,就越能经历激烈的国际竞争,就越能行稳致远。底盘越厚实,开放发展水平就越高。今后,要以国内大循环,夯实我国参与国际循环的基础。越是国际环境不确定性,越要坚定夯实外贸底盘。以国内大循环的确定性,对冲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  以国内资源、特色等夯实我国外贸基础,打造独具国际竞争力的外贸产品。我国已成为贸易大国,但还不是贸易强国。今后,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贸易强国建设,需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  其中,将国内循环作为提升外贸竞争力的重要抓手。充分发挥国内超大市场规模优势,以国内大市场,不断提升外贸竞争力;充分发挥我国正在形成以创新为重要特征的产业生态系统竞争新优势,打造出更多具有竞争力的外贸“新三样”;以国内独有的资源、绿水青山等各种优势,加快发展独具特色的外贸产品。目前,我国具有产业生态系统竞争优势,具备将国内各种特色打造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产品的能力。  围绕打造独具国际竞争力的外贸产品,出台吸引外资等政策,并加快开展制度创新。在绿色发展领域,加大吸引外资力度,充分发挥外资熟悉国际经贸规则、具有技术、创新等优势。积极引导东部地区产业有序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并出台支持企业利用我国丰富资源、绿水青山的优势发展外贸产品的政策。与此同时,加大力度落实内外贸一体化政策,推进我国内外贸产品同线同标同质。  以国内大循环夯实开放经济基础,能提高居民收入和促进经济发展。依托我国中西部地区当地资源特色,发展特色产业,并推动开放经济发展,不仅有助于当地居民在当地就业,提高居民收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还有助于促进我国经济发展,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服务高质量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高质量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战略。  深化国别合作,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经济全球化继续发展,要求我们对标高标准经贸规则,推进高水平对开放。近年来,虽然逆全球化思潮抬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明显上升,但是,经济全球化趋势不会变,仍是主流,这要求我们既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又要主动对标高标准经贸规则,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深化国别合作,应对国际格局加速演进。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加速演进,全球治理体系处于变革之中。通过深化国别合作,应对国际格局变革和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  在标准、认证认可互认、制度对接等加强国别对接,推进制度型开放、高水平对外开放。每一个国家对产品标准、认证认可等要求是不一样的,推进国别合作,有助于加强标准、认证认可互认、制度对接,有助于推进制度型开放。在深化与发达国家合作时,发达国家相关标准、认证认可,就可能代表高水平经贸规则。因此,也可以说,深化国别合作,既是推进制度型开放,又是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以探索两国双园合作模式为重要内容,深化国别合作。国别合作包括贸易、投资、产业、金融、人文交流等内容。其中,以推进服务贸易国际合作园区、经开区、自贸试验区作为国别合作的国内园区,在合作国家的某地方设立境外园区,探索两国互设产业园区、联动发展的新型经贸合作模式,作为深化国别合作的重要抓手。  需要指出的是,两国双园合作模式,在合作重点上,要突出产业合作为主线,通过产业合作,带动贸易、投资、金融、人文交流等其他领域合作。在合作国别上,重点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合作,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形成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格局。  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断提升国际地位  高水平对外开放,要求提升我国国际地位。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面临激烈的国际竞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明显上升的态势,要扩大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深化我国与世界合作,积极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与此同时,要不断提升我国在全球中地位,做到我国国际地位与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共同进步。对外开放水平越高,我国国际地位越高。  加快打造形成国内循环与发达国家循环、发展中国家循环的枢纽地位。  在与发达国家合作上,继续深化产业内分工合作,推动我国与发达国家水平形成水平分工合作格局,推动我国与发达国家循环。积极探索第三方合作,促进产业链国际合作。  在与发展中国家合作上,顺应我国企业走出去要求,支持企业充分利用发展中国家资源,发挥我国创新、产业生态系统较为完善等优势,重点提供技术、研发、服务等,发展中国家重点发展加工制造,推动我国与发展中国家形成垂直分工格局,实现互补性发展。  在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我国不仅处于与发达国家循环、与发展中国家循环的交汇点上,也处于重要的枢纽地位。这样一来,我国在国际地位中地位,就会得到提升。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不断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免责声明:AI大宗发布的原创及转载内容,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转载内容来源于网络,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方便学习与交流,并不代表AI大宗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完整性负责。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email:aidazong@139.com。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大宗资讯

前9个月中国对外投资同比增长18.7%

2023-12-27 19:31:09

大宗资讯

前三季度中国新设外资企业同比增长32.4%

2023-12-27 19:31: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